利来娱乐

2018-06-08 15:17 来源:速威尔平衡车官网

据了解,类似亿美软通这样的短信服务。商发送短信服务的费用还是比。较高的,单是他们的软件就要上千元,相比那些“短信猫”几百元和。一条短信几分钱的成本要高得多。短信。服务商面临的尴尬使得他们如今的运营更加困难。

韩国在防止垃圾短信方面。的措施十分得力,而其立法工作也走在世。界前沿,这对我国垃圾短信的治理以及相关立法工作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作。用。

早在1997年,韩国就开始提供手机。短信服务,到现在短。信已经成为韩国人日常工作和生活的重要通信手。段。今年6月,韩国最大的移动通信公司KT。F表示。,5月份手机。短信收发量首次超过了语音通话的拨打量。现。在韩国人每天约发送1亿条短信,平均每人发送2条,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8000亿韩。元。

随着短信发送量的增长,短。信广告滥发现象也愈加严重,手机用户申诉不断。因为韩国。手机使用CDMA模式机号一体、一机一号,对于个人手。机的违法行为。控制打击比较容易。韩国很早就从立法入手,规定了手。机卡实名制,手机入网,一机一卡必须实名登记。2001年,。信息通信部又制定了“防止手机短信滥发对策”,规定各有。线、无线通信服务商和短信广告商必须签。订杜绝滥发行为协议。

从2002年起,韩国开始实。施手机短信屏。蔽服务,用户只要向服务商提出申。请,服务商就会在中继服务器上阻止相关发送者的短信。次年韩国又。进。一步改进了手机功能,设置了短信拒收菜单,。用户可以直接在手机上操作屏蔽。不愿接收的发送者号码。

2004年底,韩国政府再次修改《信。息通信网法》,规定向用户推销商品和服务的。手机短信、电话广告和传真均需征得用户的同意,晚21时至。次日。8时发送的广告需要再次征得用户同意。发送者应在广告内容中。标明发送者名称、联络电话和拒绝接收信。息的免费电话号码,违者将处以3000万韩元。以。下罚款。

2005年2月份,韩国信。息通信部又一次集中整治发送垃圾短信的企业,190多家。非法经营者被。查处。

韩国不仅在立法上。逐。步完善,同时也加强了技。术防范措施。耗资3亿多韩。元的技术系统将于今年年底正式启动,其主要绑定在3。大移动通信运营商。的任意电话号码。上,搜集向这些电话进行非。法活动的来源号。码,查处对象包括短信、留言信息及彩信。等。

昨天,公安部、信息产业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出通知,从。11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统一严打手机违法。短信息。

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介绍说,这次手机违法短信。息治理工作的。重点是广大人民群众接触。多、影响大、反映强烈的违法发送手。机短信息的行为。具体包括:一、假冒银行或银联名义发送。手机违法短信息进。行诈骗或者敲诈勒索公私财物的;

二、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内容或。者教唆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的;

三、非法销售枪支、弹。药、爆炸物、走私车、毒品、迷魂药、淫秽物品、假钞。、假发票或者明知是犯罪所得赃物的;

五、多次发送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以及含有。其他违反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内容的。

据悉,公安机关。110报警服务台将直接受理群众对手机违法短信息的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将依法查处,并视情通。过有关部门对涉案手机停止服务,。对涉案银行账。户予以冻结,同时依据违法犯罪行为的性。质、情节及造成的社会危害程度,依法追究有关涉案。人员的责任。

10月3日,西城警方接到张先生的报警,称自己被人用短信的方。式,从银行卡内骗走10余万元。北京市公安局及西城分局迅速组织。警力形成联合专案组,在取得大量确凿证据后,于10月4日在广州。市天河区一居民小区内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王某供认,仅9月20日至10月4。日短短的十几天内,就利。用手机短信诈骗9。起、诈骗金额达一百余万元人。民币。

经审查,今年9月,现年23岁的。王某等人从网上学到了银行卡诈骗的伎俩。从9月20。日开始,王某等人先后购买了短信群发器、手机和电源稳压。器等作案工具,用假。身份。证办了几十张银行卡,事先在。手机。上编辑好诈骗短信内容,然后把手机和短信群发器连接起来,以。每天群发几千条短信的速度随机向北京各号段的。手机号码发送诈骗短信。当事主依据所留的手机号码跟王。某等人联系时,他们便假装银行工。作人员,表示事主的卡。已被盗用,需要做网络保护,要。求事主就近找一台。ATM机进行操作。当事主把银。行卡插入ATM机。时。,王某等人便让事主将钱款转至他们提供的保护账号上,而实际上。,这个账户就是王某等人事先准。备好的。经过操作后,事主在银行卡上的存。款便被划至犯罪嫌疑人的银行卡上。

通讯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手机已成为我们生活的重要工具。手机短信则以其便捷、实惠的特点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然而,在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短信也成了一些不法分子从事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的媒。介。近。一段时间内,各银行每天都。能接到多个关。于短信诈骗咨询或投诉。的电话,而被骗的事主,少则损失几千元、多则上百万元。

“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一直造成。我国许多行业不正规的原因。电信行业也是如此,特。别是短信行业,现在几乎没有一个具体的规。范制度加以约束。另外,。我国。个人诚信系统的缺失,也让不法分子在利用短信。宣传上有了可乘之机。用几千块去手机市场买一套短信。群发设。备,用假的身份证件到银行办个银行卡,。在家里用通过电脑网络发发短信。就连骗子自己都承认,就凭这点“家当”,哪怕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人上当受骗,他们也能赚钱。

“恭喜您!在我公司手机抽奖。活动中,您有幸获得了。二等奖,奖品是I。BM笔记本一台,请您致电×××××××。×。”当你收到类似这样。不靠谱的短信时。,一。定记住,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体育讯北京时间11月1日晚20:30,东亚运动会男足足球。赛小组赛第二轮B组一场比赛在澳门科技大学运动场进行,中国。队迎战小兄弟中国香港队。凭借陈涛。的两个进球,最终国足2-0完胜中国香港。队,以两连胜的佳绩提前晋级4强。赛后朱广沪在谈。到这场比赛时,似乎停留在休息时的火气。尚未消,表示不满球员的表现。

朱广沪:不只是上半时,我对整场比赛都不满意。上半时我们的。表现是差一些,当然还里面有各种因素,但这不是我们表现不好。的理由。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想接下来球队的比赛会更。艰苦。如果是这样的作风、这。样的体能情况让我很担忧。

朱广沪:是,我最不满意的地方。是作风,队员们在场上缺少一股拼命,另外就是我的队。员对机会的掌握很不满意。如果说队员们在场上达。不到我。们预定的要求,任何比赛都很困难,不管。对手的实力如何。

朱广沪:一个是逼抢,对香港队球员的逼抢不是。很紧。,让队员们从容的拿球组织反击。另一个是就进攻。以后有的球员不是很到位。如果说我们在场上没有。纪律,我们还想赢下比赛那就是纸上谈兵。我们必须加强在。场上的。努力。,不光是。在防守,防守之后还要再压上去进攻。我们现在的。毛病就是,攻上去了后面的。球员跟不上,三条线有。点脱节。所以我觉得这个比赛尽管结果是2:0,但。是我依旧不满意。

朱广沪:不是陈涛,。其实是所有的队员都是这样,我都要求他们应。该上去逼抢,我平时在训练中一直在这样要求他们,包括对。方守门员的脚下球都要去逼抢,从前锋到后卫,这一点没有。人可以例外。

朱广沪:中场的时候我告诉他们,。希望在场上能够进行更多的转移,在下半时队员在转移这方。面执行的要比上半时好。因为对方一直压制的比。较紧,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很好的转移,我们不。会有更多的机会,事实上大家也看到了,我们第二。个。进球。就是通过大脚的转移,然后扯开对。手的空档,才获得了进球的机会。

事实上,相对。而言。,云南省的烟农收入还算是较高的。据。调查,云南省烟叶每公斤收购价是11.4元,高出全。国平均水。平2.26元。按照。每亩地产出170公斤烟叶的全国平。均水平计算,云南烟农每种一亩烟,就比全国其他地方的烟农们的多。收入384.2元。

另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烟草行业是我。国第一利。税大。户,也是创造财富最多的行业。但作为这个行业基石的烟农收入为。什么会如此之低呢?

为探究其原因,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深入云南省的一些田间。地头、收烟站点、烟。草公司、生产企业,做了历时20余天的调查采。访。

玉溪是云南省烟。叶的重要产区,作为全世界最适宜种植。烟叶的地区之一,素有“云烟之乡”的美誉。

2005年9月下旬,记者来到玉溪市大营。街镇的烟叶种植地看到:烟。叶已收割,田。里只剩下一些开着花的烟杆,大多数烟农早已把烟叶送到收烟站。点换。成了钞票。然而,在对几十户烟农的走访中,记者发现,烟农们。在走出烟站的那一刻,一年的劳动成果留给他们更多的是失望和。无奈。

“种烟一年下来挣不到什么钱,。又没有其它收入,每年就盼着这点烟了,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杯府村一位看上去有60岁上下。的老汉感叹着对。记。者说,今年他家里的3亩烟田总收入是5。000块钱,除去化肥、农药等成。本,剩下不到1000块钱的收入,。平均每亩地收入300多元。两个劳力忙。活一年,算下来,每人每月就只有44元钱的净收入。

一个月40。多元净收入的烟农,在大营街镇是非常普遍的。采。访中,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根据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烟草公司提。供的。《玉溪市红。塔区大营街镇2005年11户栽烟户效益成本调。查汇总表》显示:

2005年,红塔区大营街镇,一亩烟田平均收烟170.。7公斤,每公。斤烟叶平均收购价格11.28元。,每亩平均成本是1516。.16。元。按照这样的数据推算,种植一亩烟田一年的收益是40。9元,按每人每年。种植管理1.5亩烟田计算,收入是618元,低于全国农民293。6元的平均收入水平高达2318多元(仅为全国农民平。均收入水平的。20%)。换句话说,烟农人均月收入只有51元。

在记者根据不同收入水平抽取的11户烟农中,收入最低的是大。密罗村2组的普琼英。今年他家收获烟叶。合计306公斤,毛收入为2268元。,除去化。肥4。05元、农药81元、工时费1543元,以及其它。成本700。元。一年的劳作不仅没有产生任何效益,还亏。损了461元。

这个镇厂里村5组的杜琼仙,今年收了228公。斤烟叶,毛收入。23。34元,除去成本外,1.2亩地共获得429元净。收入。这样的情况已经属于11户烟农里的中等水平。

11户烟农中收入最高的是师旗村7组的邹文,他家有烟田一亩,。毛收入2823元,除去成本,一年纯收入为1307元。,还是。比全国农民2936元的平均收入水平低了1。629多。元。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还深入到云南安宁市的青龙镇进行了调查。访问,该镇也是云南省烟叶主产区之一。相。对而言,他们的情况要。好一些。

该镇大李白村烟农李继民告诉记者,现在村里每。个烟农平。均有一亩田,。每年5至10月份种烟,一般有1000元。左右的纯收入。

在大李白村,记者还了解到。,每年烟叶收完后,11月到次年4。月份,农民一般会种些菜籽,但收入微乎其微。“种菜籽一。亩地只能赚个二、三百元,加上烟叶收入,一年总收入大约在1。300。元左右。”

李继民说:“这点钱只够维持一家人基本生活,如果家里有个读书。的孩子,就非常紧张。要是有人生病或遇上其他什么意外。,就根本。没法应付了。”

“前几年。种烟,人家羡慕的不得了,大家都抢着种,现在不行了。”该镇烟农告诉记者。

在大理市永平。县,记者了解到,永平县也是云南烤烟。产区之一,烟叶种植收入占该县财政收入的70%。该县县。委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这里的烟农人均大概有一亩多地,年总收入水平也。只是1200多元。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把云南省烟农的高。、中、低收入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发现他们年平均。收入大约在800元左右,已接近全国贫。困线。

据了解,2。004年全国粮食主产区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达到3025元。近年来,随着农村税费制。度的改革,以。及中央“一号文件”中“全面放开粮食收购和销。售市场”、“建立对农民的。直接补贴。制。度”两项制度的安排,使得粮食提高,粮农收入明显增加。相。对而言,烟农的境况则更加令人担忧。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更多的是这样的抱怨:“种烟还不。如种粮食!”

让烟农觉得委屈和不公平的,是相比种粮食而言,烟叶种植程序繁。多、技术难度大、更费工时,特别是烘烤这一环节,技术要求非。常高,所以风险也特别大。

加之,在烟。叶种植过程中,从育苗到大田移栽,。再到成熟采收、上棚晾制、分级扎把、烘烤,每个环节都需。要烟农亲自完成。

事实上,烟农把烟叶交到收。购站之前,他们的工作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农业概念,也有一定的。加工业成分。

安宁市青龙。镇。大李白村的一位烟农说:“每到种植和收购的那几天非常。辛苦。5月份种烟的时候很累人,在阳光曝晒下,天天要给烟苗。浇水,一天要浇两、三次,不浇,土热,就晒死了。”

而据烟农们反映,虽然种。植辛苦,但为了节约成本,他们一般都不愿意雇。用劳动力。

“4亩地,两人打理,早上从7。点左右弄到11点半,12点才回家吃饭;中午1点。半到两点就要赶到田里,天黑才回家。劳动力是自家的,要。是也算钱的。话,就没什么搞头了。”龙潭村的杨家文说。

烟农们还特别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强调。,由于烟叶生长对气候的挑剔和敏感,。烟叶种。植的风险非常大。他们说,如果遇到自。然灾害,一年的收益就根本无。法保。证。

在玉溪市大营街镇的一个收购。点。,记者遇到了正在等待交烟的。李家元。今。年他家。产了800公斤烟,已经交了500公斤。但一年的辛苦并没有。给。他带来收获的喜悦。他告诉记者,“今年赔了。天旱了一段时间,烟。叶靠后期的雨水和。化肥生长,2/3的烟叶都憨(坏)了。”

按照国家的烟叶收购政策,政府每。年只对上等烟给予每公斤。1.5元左右的奖励性补贴,而对由于气候等非人为因素造成的烟叶。质量下降,政府是。没有相关补助的。

另据调查,种烟收益低的另一个因素是烟叶种植成本不。断提高。近年来烟叶生产的主要物资价格。一直上涨。记者在烟草公司一位分管烟叶工作负责人处看到的《重。点产区烟。叶生产工作电视电话会上的汇报》中发现,今年复合肥上涨20%左。右,硝酸钾上涨27%左右,硫酸钾上涨24%。左右,地膜上涨37%左右,浮盘上涨40%左右;同时,200。5年烤煤价。格较去年也有大幅的上涨。

与全国走势相反,在云南,烟叶种植。面积不仅没有下滑还略有增加。记者调查发现,。其主要原因却是,一些地区政府采取了强制种烟的。手。段。

安宁市大李白村的一位烟农告诉记者:“烟叶站划出地。来,让你种烟一定要种烟。如果你种。了别的,他们就给你拔了。”

在大营街镇唐旗烟叶收购点,等待交烟的一位烟农告诉。记者,他们家曾在种烟的地里种过一小块蒜苗,被检查人员发现了。,怎么说都不行,全给拔了。

关于这些说法,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云南省玉溪市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曾德强处得到了确认。他告诉记者,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他还强调,种烟是政府计划控制管理,每年。种多少烟,在哪里种烟都是有规定的,为了保证种植数量,有。时需要一定。的强制措施。

为什么地方政府抓种烟的。热情这么高?据了解,虽然烟草的。主体税种属于中央财政,但它对决定地方实。际可支配财力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据。了解,在收购环节,有20%的烟叶农特税直接转归。地方财政所有。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