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威尼斯人官网

来源:速威尔平衡车官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6 08:08:37

昨天上午,时报记者急赴事故现场:位于深圳东环一路与东环二路交界处一河涌桥岸上的人行道。在现场,仍有上百名群众围在桥上的人行道进行围观和聚集议论。在桥上的人行道仍留有几处未清理完毕已干涸的血迹,血迹总共长约40多米。

据当晚目击者介绍,前晚8时20分的时候,突然见一辆从东环二路拐到东环一路的一辆中巴疾驶到人行道,在短短不足10秒的时间内,中巴从人行道上的人冲了过去,最后在人行道上疾驶有40多米撞到一棵树才停了下来!同时听到一片男女杂在一起的惨叫声,30多个男女躺在地上,一片片鲜红的血迹及脑桨遍布四地,惨不忍睹。另据目击者介绍,当中巴车从河涌岸上的人行道飞过时,有3人从桥上跳下去发出很大的惨叫声。

据目击者介绍,事故发生不到3分钟,巡逻警车和救护车就赶到了现场,东环一路双向车道全部封锁,医护人员对伤者进行抢救。而跳桥的3名伤者也被救出。至当晚8时许,所有伤者全部被救走。肇事司机当场被刑拘。

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得悉事件后,马上做出批示,要求深圳立即全力抢救伤者。据了解,前晚,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立即从广州赶到深圳处理8·23特大车祸有关事宜。在当晚事件发生后,深圳市长许宗衡赶到现场指挥抢救。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梁国聚带领省厅有关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赶赴现场调查。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宝安区龙华人民医院旁边的经盛酒店。酒店门口有一招牌,上面写着“龙华8·23交通事故善后处理接待处”的指示牌。据了解,这是龙华街道办临时设立的交通事故死者家属接待处,可不知什么原因,设在酒店的接待处昨天下午突然要撤,现时所有前来的交通事故中的死者家属全部被转移走了。

据龙华街道办的一名工作人员解释,他们只是按照区委宣传部的指示转移死者家属的,是配合上级做好接待工作,现家属接待处已转至龙华街司法所。

记者昨天采访了解到,深圳8·23特大交通事故的死伤者为当地著名企业富士康员工和路边摆摊的走鬼。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龙华人民医院,在医院的4楼外科抢救室内,躺有4名男子。据了解,这些伤者都是富士康企业的员工。

据湖南籍员工李浪介绍,前晚7时许,自己和工友们下班后来到汇隆百货附近的人行道闲逛。因为东环一路的河涌桥上很热闹,有卖各种各样的杂货和小吃,所以附近许多工厂的工人们在下班后就聚在这里聊天。

前天晚上,他走在河涌天桥西边的人行道,当听到后面有声响时,一辆中巴就冲了过来,赶紧向右边跑,但未来得及就被中巴碾住了双腿,自己在倒下时还扑倒在一个人的身上。最后,是附近的群众将自己救了出来,随后送到医院。

据李浪介绍,此次受伤和死亡的30多人中,一部分来自富士康企业的员工,另外一部分就是当地卖杂货和小吃的人。李浪说工厂有为工人买社保和人身保险。对于死伤的无证经营摆地摊的人,据记者了解到,无一人有买保险。

昨天下午5时许,经盛酒店大门突然被一男一女推开,一名40岁左右的妇女焦急地问:我的老公怎么也找不着啊!我该怎么办啊!这时,从酒店楼梯中走出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察,随后,警察让寻夫的妇女坐下了解情况。

据记者了解到,这名妇女要找的老公名字叫贺龙和(谐音),现年42岁。前晚8时左右,一直在东环一路河涌桥上卖臭豆腐的贺某照常营业。但前晚交通事故发生后,贺某老婆和家人寻遍深圳市多家医院和殡仪馆就是找不到贺某。警察随后拿了一叠已放大的死者照片让贺某老婆辨认,但里面并无贺某。警察随后找到伤者名单也找不到贺某。对此,当地警方表示将会全力配合寻找暂时失踪的贺某。

记者了解到,冲上人行道碾过38人的是一辆车牌为粤B58307的中巴车,系龙华街道办辖区内锦绣幼儿园的车辆。司机名叫李扬,是幼儿园从南山区某五金店租来的,司机也是刚刚在幼儿园上班还不到一个星期。据悉,昨天,司机李某已被深圳警方刑拘,已送往看守所。

据悉,深圳警方透露司机是为避让机动车道上一辆单车,而将方向盘向右打从而驶上人行道,随后误将油门当做刹车,从而一路开车40米碾过38人。

但昨天在现场,一观看现场的司机蒋某说,对于警方的说法有自己的看法,造成这次车祸的原因绝对是司机驾车速度过高,超过100公里每小时,而且有经验的司机在碰到意外后是急刹车,而不是打方向盘。就是打了方向盘避让,也不至于再踩错刹车!从此看出,驾驶中巴的司机绝对是技术不过关,或者是在喝酒的情况下开车。

据记者了解到,东环一路河涌上面的无证经营的走鬼聚集地,每天晚上都会引来数百人前来购货和买小吃。但主管的城管和工商部门几乎很少前来进行查处,取缔这个非法市场。

对此,富士康的江西籍工人马某介绍,如果工商和城管部门早点取缔这个非法市场,就是前晚发生中巴驶向人行道,也不会造成如此众多人员受伤死亡事件,对此,当地的工商和城管部门有不可推却的责任。

针对深圳校巴夜闯人行道撞死路人事件,广东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昨日表示,教育厅已经于第一时间了解了事情经过,目前此事正在积极处理中。深圳幼儿园校巴事件,幼儿园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尽管事件没有发生在幼儿园内,校车上也没有幼儿园的儿童,但是校巴在夜间私自外出酿成悲剧,凸现了幼儿园在校车管理上存在漏洞,是监管不严的表现。省教育厅会根据有关规定责令当地教育部门对其予以严厉处罚。

该负责人表示,广东省教育厅高度重视校巴安全问题,多次对全省校巴状况进行调查。前一段时间,省教育厅曾发出通知,要求包括广州市、深圳市在内的多个市区对当地的学生交通安全状况进行清查,结果显示,一些市区校车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主要表现在:接送学生的校车上无教师看管;过期报废车翻新充当校车;校车严重超载,一些学校自己没有校车借用社会上的营运车运送学生;校巴司机不合格,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没有经过严格的安全教育等。

9月新生开学即将到来,教育厅已经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学校配合交通部门做好校巴的清查工作,发现问题及时整改,决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

昨天,记者在居住的酒店发稿时,电视台正滚动播出龙华电视广播站关于8·23交通事故的公告,其公告内容除提醒在事故中的死伤者家属要到龙华街道办司法所处理有关事宜外,还将此次事故中受伤死亡的人数、性别、年龄、姓名全部列出播出。

在这条新闻播出后,又马上截电视台的节目,播出《关于取缔育苗等15家幼儿园的公告》。公告中提示,龙华街道办辖区内的育苗等15家幼儿园未取得有关部门的证件,列为非法办学机构,请有送女儿至非法幼儿园的家长马上要转到有正规资质的幼儿园。发布的单位则是宝安区龙华街道办事处。随后,播出的节目将育苗、苗苗、会心托班等15家幼儿园的名字和地址全部显示和读出来。但记者却没有找到锦绣幼儿园的名字。

离9月1日学校开学只有几天的时间,深圳“校巴撞人”事件令社会各界再次关注校巴安全。记者昨日走访广州海珠区、白云区等地段一些民办学校发现,不少校巴存在超载、破旧不堪等安全隐患。

昨日中午时分,记者在海珠区台涌村的一所颇具规模的民办学校看到,校园一角,一辆校园免费参观接送车已经“整装待发”,车头和车身装饰一新,上面用大红字幅赫然写着招生热线的电话,车子的外部整饰一新,看上去光亮无比,仿费一辆新车。但仔细看去,却明显看到破烂的痕迹,车身和车尾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锈迹斑斑,尤其是车尾右方,不但有大面积的外壳剥落,而且车皮还裂开了一条15厘米左右的口。车厢内部更是破旧,车门附近有三块地方的皮剥落,直径约20厘米,非常醒目。座椅很旧,灰尘污渍满面。

有居民告诉记者,不少学校租来的中巴营运车,其实是报废车翻修而成的。在学生上下课时,临时穿上“校车”的外衣,堂而皇之地接送学生。

记者以家长给孩子报名的身份与校内的老师聊起天来,据一名老师介绍,正式开学时,学校共有14部校巴来往穿梭接送学生,但这些校巴大多是从校外雇请的交通运营车,属于学校自己真正的校巴只有两辆。

当问到校巴的安全问题时,这位老师很肯定地承诺,不会有问题,因为每辆校巴都有跟车老师,而校外租的车也是通过学校审核的,证件齐全。

记者随后来到海珠区石榴岗附近,也看到不少校巴。而当地居民告诉记者,这些校巴大多是从广州市177医院开往仑头、小洲等方向的中巴车,临时被雇来充当校车,有不少车牌是广东湛江等地的外地车牌,车身上则印着“××公司”、“××运输队”等五花八门的名称。

在另一所民办学校,一些家长告诉记者,该校校巴超载现象比较严重。据介绍,该校分中学、小学两部分,全校学生共1000多人,而每天乘坐校车的学生占近1/4,200多学生就全靠这8辆校车接送。每到放学时,就可以看到一辆辆超载的校车驶出校园,到现场接孩子的家长们都感到心惊胆战。

在海珠区石榴岗,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附近学校的校巴几乎没有一辆是不超载的,一辆19座的中巴车,通常最少的塞上30人,最多的可塞到50人。

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昨日表示,目前全市数以万计的校巴,主要集中在城乡结合部的民办中小学和幼儿园,要逐一查清整治一个不漏需要一定时间,但近几年来,市教育局已联合交警等部门对校巴进行严格年审。

据了解,2003年,广州教育部门联合公安交警部门,在全市进行了大规模校巴专项整治,曾经在突击监测1000辆校巴中,发现几十辆存在各类问题,主要是安全性能、假牌照、报废车、私人承包等问题,甚至还发现用已报废的救护车改装成校巴的案例。

根据整治情况,广州市教育部门与交警部门联合,把校巴管理纳入了学校安全工作的范畴。市教育局还专门发文,出台一个加强校巴管理的意见,要求各级教育部门和各级各类学校执行。

按照这个管理意见,广州各中小学及幼儿园每年都要把本校校巴的详细资料,报交区、县教育部门,再汇总到市教育局,由市教育局统一拿到车管部门去进行“校车检测”,通过相关的检测后,张贴由广州市教育局统一印制颁发的“广州市学校(幼儿园)师生接送车”标志,才能获批继续作为校车营运,等于每辆校车每年要经过“两次年审”,从而加大监控力度。

并且,管理意见中还特别要求,参与校巴营运的车辆必须是本地牌照车,因为这样便于本地车管部门管理;必须是学校自己的车,杜绝学校请私人承包校巴等情况。而司机、校巴的资料,也都会在教育部门登记备案。校巴司机的更换也需要征求交警意见、并签订相关责任书。

据悉,目前广州每年通过检测、登记在册的校巴1500多辆,主要是民办学校的。今年的“校车检测”工作目前也在进行中,预计9月份开学前可以完成。

深圳“校巴撞人”事件让人们为逝去的生命惋惜,同时再一次把拷问的目光投向了校巴的安全管理上,广东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已明确表示,校巴所属的幼儿园对此次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诚然,幼儿园在校车管理上存在着漏洞,是监管的失责,但我倒想问一下,我们的有关部门是不是也存在着对校巴管理的漏洞,也应该负有监管不严的连带责任。

每到了开学之时,广州、深圳乃至广东全省都会对校巴进行清查整顿,但实际上从来都没有杜绝过“问题校巴”的上路。究其原因,大抵是由于有关部门对校巴一直没有纳入管理范围,导致校巴的安全管理基本上处于自发状态。而学校为了节省成本,将“病车”穿上校巴的外衣,就堂而皇之地上路了。

广州市自2003年起就严格限制了校巴的上路“身份证”,但不知道是由于有关部门好蒙混,还是为了体谅学生没车坐的难处,反正那些“野鸡车”、报废车一变身就能钻空成为校巴非法营运。此外,谁都知道货车超载了是绝对上不了路的,可是很多学校普遍存在的校车超载问题却听之任之,这实在让人不解。难道孩子的安全还比不上道路的安全重要?问题校巴的存在只能说明我们的监管缺位和管理疏忽。再严重地说,是对孩子生命权的漠视。

与我们紧邻的香港,对校巴的管理极其严格,有专门针对校巴安全的条文规定,大到校巴的营运,小到座位的设计,都体现了安全第一的人性化原则。我们可以适当参考其做法,将校巴的管理纳入到政府渠道,通过人大立法及政府支持,除了对校巴的安全管理之外,对其设计、路线、成本等都给予特殊关照,有了相关部门统一的管理,才会真正确保安全。也许这是深圳“校巴撞人”事件留给我们的思考。

任命冯建中、肖天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武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

免去张发强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职务,赵启正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职务。

男,汉族,生于1949年10月,甘肃省武都县人,法学博士。1973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11月在甘肃省高台县插队,1971年2月在甘肃省山丹煤矿工作,1976年10月在甘肃省燃化局、煤炭局任政治部干事,1978年9月在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学习,后在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任教;1983年7月后在共青团中央工作,历任团中央国际联络部部长、团中央委员、团中央常委,先后兼任全国青联委员、常委、副秘书长、全国青联负责人等职务。1995年3月任中联部研究室主任,同年7月任中联部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1997年7月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2005年8月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

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高级顾问。

8月22日,广西籍砍手者黄某被广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即使如此,受害者何爱华仍不能缓解心头之痛:2004年10月20日的那一刻,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左手已经被抢包的歹徒砍了下来,仍奋力追向抢她手提袋的3个歹徒,追了约有5米时,周围的人才听到她的惨叫:“我的手!我的手!”

当时何爱华的包里只有21元钱。作为一名月工资仅700元的酒店服务员,何爱华已3次在广州遭盗抢。

这个被人们认为“判得真重、真痛快”的判决,和广州“剑兰行动”遥相呼应。

广州,对惩治“两抢”(抢劫、抢夺)下了最大的决心。“剑兰行动”,这一以打“两抢”为主的严打行动,从2005年8月开始,将一直持续到10月。截至8月中旬,广州警方已抓获街头现行犯罪嫌疑人2226人,破获刑案1000余宗,其中“两抢”案600余宗。

“我们不停地战斗,很累,但让何爱华式的悲剧消失,一定要整个社会都动起来!”一位参与“剑兰行动”的警察对本报记者感叹。

他天天在为这个行动奔波。事实上,他至刑警队工作后,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正式休假了。

警察们确实无法想象,这些“两抢”分子竟敢在市公安局所在的起义路上撒野。

2005年7月25日上午7时,欧女士骑着自行车经过起义路时,一辆摩托车呼啸而来,后座上的男子举刀向挎包带砍过来,欧女士满手是血,腕动脉和三根肌腱已被砍断。

“两抢”行为的嚣张到了什么程度?警方一份调查报告披露,在2000年-2003年这4年间,抢劫案平均每半小时发案一起,抢夺刑事案件平均约24分钟发案一起,并且“两抢”、“两盗”案件占总刑事案件一半以上,这是“两抢”的高潮顶峰。

在警方的打击下,2004年开始,“两抢”发案率有所下降,但其总数依然达8万宗。截至今年7月,“两抢”、“两盗”占全广州5万余宗刑事立案的三分之二,在治安案件中,抢夺案平均增加了两成,广州市13个区(县级市)中有5个区上升幅度甚至达到了40%。

另一方面,“两抢”的作案手法变得越来越恶劣——有用辣椒水喷面抢劫的,有团伙合作在偏僻路段扼颈、殴打并抢包的,有用面包车把人强拉入车内,抢劫完后再推出车外的……

因此,“两抢”引起的民愤越来越大。广州市人大代表陈彦文在2005年市“两会”时叹道:“我一个客户的妻子到广州来,竟然声称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广州’……我们都希望广州好,但是广州的形象已经受到很大影响了。”

2005年8月2日,广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桂芳在市政法会议上拍了桌子——“群众的安全感从何而来?群众有意见是正常的,没意见倒是不正常的!”

张桂芳认为,广州近年来在治安上投入的人力、财力是前所未有的,但为何“两抢”犯罪分子仍如此之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suwhe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