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博基尼娱乐城

2018-06-05 10:29 来源:速威尔平衡车官网

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中国的思想界几乎。听不到其它学科发出的声音,而老是经济学。家在唱独角戏,就是因为在这些年里,很多人误认为发。展经济就是经济学的事情。其实不是,在任何一个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里,。经济的发展都是一个系统工。程。在这个系统工程中,法律、社会学、政治学包括。经济学本身还有不同的学科,他们所起到的作用都是。在某一个具体政策上。不同学科发。挥的作用可能不大。,但。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像社会学重视的是社。会结构和。社会公正,法学重视的是程序的公正,而政治学。最重视的是政府。的效率和成本。不可以剥夺其它学科只让某一学科讲。话,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特有的研究重点,。这就是为什么在英文里,社会科学是复数而不是单。数。只有让不同学科的人在一种正常的、常规的方式下,互相对。话、互相辩论。,然后才能让决策层汲取不同学科的合理。经验,使之变成一个综合工程中的合理元素。

丁学良:在西方经济学最先进、最发达的国家。,经济学并不是一个公共的学科,。经济学和物理学、数学一样,所讨论的都是。非常专业化的问题。经济学怎么可能变成一个很Pub。lic(通俗的)的学科呢?

中国的经济。学太热闹了,什么人都可以说自己是个经济学家,什么问题。他们都敢谈,这说。明中国的经济学还远远没有走到经。济科学的门口来,经济学在中国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科学,严肃的学科一般不可能是闹哄哄的。

《中华工商时报》:您。怎样看由经济学家倡导并参与制定。的政策所造。成的失误,如教育改革?

丁学良:在过去很。多年里,中国很多所谓的经济学问题其实都不是经济学问题,。在国际上。,这些问题属于其它学科研究的。领域,就是因为不让其它学科讲话,才出现了搞经济研究的人什。么。都可以谈的情况。再加上在中国,经济学。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科学,所以很多不是经济。学的思考方式和。讨论方式,最后都以经。济学的名义在。说话。这样提出的建议和对策不出问题才怪。

《中华工商时报》:为。什么最近一、两年民众和网。络对主流经济家有那么多的批评和指。责?

丁学良。:民众和网络对主流经济学家的批评,原因很复杂。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把太少的精力用来做经济科。学研究,把太多的精力用来为某一利益集团说话。在中。国的经济学家中,你能找到为不同产业代言的人,在。西方也能找到,但很少。西方从事经济科学研究中最优秀。的人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人只能受银行、投。行的雇佣,从事产业经济学的研究。中国绝大部分所谓的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和西方国家银。行里的经济分析。师比较像,他们是为一个产业说话,只是水平还不如他们。国外最好的经济学家都是在全世界最好的。经济系当教授、做研究。

丁学良:最多不超过5个。国内有的著名经济学家连在国际上最好的。50个经济系里。当研究生的资格都不够。有的经济学家还没有对经济科学做什么。样的贡献就想着获诺贝尔奖。

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首先。要把经济学当作一门科学来。对待,而不能把它当做个人发财、出名和当官的路子。如果那样的话,是不可能在。经济学领域做出独立的研究来的。在西方,也有经济学家当大官,。但他们是在经济学领域做出非。常独立的、优秀的研究后,才短期进入政府。或大银行等部门,然。后他们会很快就回到经济科学的研究中,而。并不是研究做的不怎么样就开始想着赚。钱和当官。

晨报讯(记者高翔)昨日,北京的财经观察员水皮在一篇名为《谁挟。持了中。国股权分置改革》的文章中批评说,在最近的。股改中,一些机构投资者正在成为挟持股改的力量。

文章说:。“目前主导股权分置改革的不。是投资者,不是大股东,甚至也不是管理层,而是所谓。的机构投资者,其中的代表不是别人,正是基金……”

由于这一批评触及了。目前股改中的最新症结,且。列评了西山煤电(资讯行情论坛)的例子,引起了市场。人士的关注。

在西山煤电近日结束的投票中,总持有量位居。流通股第一位的基金易方达希望把10送2.。8的方案。提高到10送3,并因。此公开投了反对票,但最终由于基金同行集。体投赞成票导致否决方案。流产,而易方达。距“成功”只差不到300万股的投。票权。

此事引出市场关注的一个话题:易方达这样。优秀的基金投了反对。票,其。他的一些普通基金公司为什么投了赞。成票?投赞成票的基金代表的又是谁的利益?其为。什么不能和易方达形成共识呢?

对此,记者昨日下午连线了西山煤电董秘宁志华,他否认。有“内幕交易”,他说。:“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易方达要投反对。票,除了他们之外的2。4家公司可全是赞成票。啊。”宁志华坚称,西山煤电“不可能有猜测中的‘内幕交易’,更。不可能像传言中的一。些公司那样‘买票’过关”。

北京一位券商表示,买票过关。的问题。只是个案,由。于证监会今年是铁了心要将股改搞成功的,。因此,监管一旦上来,就可以为股。改保驾护航。他说,由于保荐人做成一笔股改生意是150万元的费。用,文章提。及的情。况在一些营业部有所发生,“谁希望到手边。的150万元飞了。呢?对想投反对票的投资者。适度公关可以理解。”。

10月11日,“长沙市反腐倡廉五年成果展。览”开幕。这个展览历时一个月,集中曝光了近5年。来长沙21个大要案。例,其典型之。一是。长沙市商业银行原行长张烨。案。

经查证,张烨在担任长沙市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长商。行”。)主管信贷副行长、行长期间,帮助。彭建平。获贷5.5亿元,后。者转而将资金投入泰阳证券和恒信证券,以及其在长沙的房。地产项目。彭向张烨提供现。金及实物作为回报。

今年2月24日,经长沙市中院二审判决,张烨因受贿罪。获刑7年,没收其非法所得上缴国库;5月27。日,彭建平因行贿罪被雨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处40。万元。

湖南省纪委上述高官告诉记者,此案发生于2001年。至2004。年,期间正值全国城市商业银行“样板”———长商行股。权频繁变更之际。随着此案。终结,围绕长商行、德隆系、鸿仪系之间的资本故事,也日渐水落。石出。

张烨出任长商行行长的时间并不长,其升迁之路与长。商行1998。年的一个增资扩股有关。

长商行。成立于1997年5月,由17家城市信用社合并而成。长沙市政府作为最大。的发起人股东,持股比例超过40%;第二大股东为湖。南“电。信系”,包括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和天。辰通讯(现为长沙电信控股子公司)等电信企业,持股总。量超过30%;而余下不足30。%的股份,自然人。股东和上千家中小企业零星持有。

由于总资产一直徘徊于30亿元至40。亿元之间,且不良资产占比高达60%,长商行于1。998年增资扩股。

按当时的方案,长商行增加1亿股,来自湖南“电信系”。的七家公司,各认购数量从1000万元到。150。0万元不等的股份。此番变。故之后,“电信系”以总量达。到53%的持股比例,取代长沙市政府成为长商行第一。大股东。

原本由长沙市政府委派的董事长和行长,在2。000年的董事会换届中双双出局。“。当时‘电信系’准备推荐湖南电信。实业集团投资部经理洪星出任。长商行的董事长。”天辰通讯一位高管告诉记者。

但“电信系”的计划受到来自长沙市政府的阻。力。僵持之下,洪星仅出。面担任长。商行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则。由分管商贸工作的长沙市政府副市长向。力力出任。

股东之间的矛盾不断被激化。在2001年年底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作为主要。股东的长沙市政府,单方面宣。布湖南“电信系”董事会席位(持股1500。万股以上股东可有一席)有两票无效。

而把持话语权的长沙市政府,自2002年起即加大了对长商。行的扶持力度,其业绩也大幅攀升。

截至2002年末,长商行资产总额17。2.8亿元,利润1.01。89亿元,存款余额135.07亿元,贷款余。额66.52亿元。,不良资产率。13.37%。多项。指标位列湘鄂赣三省城市。商业银行之冠。

2002年年初,一场围绕长商行股权问题的诉讼。随即展开。其时,张烨上任伊始。

此案原告是失去董事会席。位的湖南“电信系”两家公司———国讯公司。与湘银金饰公司,被告是长沙市。政府。

考虑到“电信系”退股可能直接影。响到。长商行。在本地的声誉和业务,长沙市政府顺势。又推出一个增资扩股8000。万股的计划。

2002年6月中旬,上海一。位李姓律师代表三家公司与湘银金饰公司、国讯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据一份内部材料显示,此番委托三方分别为上海中企东方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企东。方”)、陕西。众科源新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众科源”)和株洲锦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锦。云实业”)。

中企东方成立于2000年10月19日,法定代表。人唐万川系德隆唐家四兄妹之老三;众科源一度持湘。火炬28.12%的股份,位列第四大股东,而湘火。炬则为德隆的控股上市公司;锦云实业与湘火炬同设于湖南株洲。,。两者存。在关联关系。

据当时签订的协议,中企东方、众科源共同收购湘银。、国讯两公司。名下共计4460万股,收购价。格为。1.6元/股。双方约定,协议生效预付一半款,待股权。过户后付清余款。

经测算,此收购一旦完成后,中企东方、众科源实际持。有长商行约2900。万股,约占9.4%。如锦云实业顺利完成对其他长商行股份的收。购,德隆有望跻身长商行大股东之列。

在此协议达成的当天,湖南“电信系”各企业相继撤销了。关于长商行股权纠纷的诉讼。不过,在随后由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召开。的两次协商上。,由张烨代表的长沙市政府方面两度。缺席,方案因未达成共识最终流产。

2002年底。,长商行最终采取了定向募集的方式,由市政府选择新股东。尽管。期间包括首都旅游集团等诸多投资方对参股长商行表达了意。愿,。但最终入主长商行的。,是长沙本地上市公司通程控股(000419)及其控股公司。通程实业。

巧合的是,彼时通程控股持有恒信证券约20.01%的股权,而当。年年初,德隆系刚从北京德恒投资公司购得恒信。证券53%的股份,。成为名副其实的控股股东。

这样一来,以“德隆—恒信—通程”来参股长商行。的另一暗线,实际已经成。行。

公开资料显示,长商行增扩800。0万股至3.1亿股,其中长沙市政府。再度购入3300万股,由此共持900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29%;通程控股及其通程实。业分两次以1.2元/股的。价格认购470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15.14%。

张烨的履新,从某种。意义上讲仅为长沙市政府运作长商行的“一个。代言人”。

“张烨早就出。过经济问题,他能升为行长出乎。不少人。的意料。”湖南省纪委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张烨的个人履历显示,1986年,21岁的。张烨从湖南省银行。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工作,先后。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外汇管理科科长。

1997年长商行组建时,张。烨从。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调到长商行任副行长,主管信贷。其升任。行长后,还同时担任长沙。市开福区第二届人大代表,三十而立的张烨,一度。被业内视为“明星行。长”。

“面对一帆风顺的仕途,张烨春风。得意。一些心有所图的人,对这个‘明星行长。’更是曲意奉承。对于别人的巴结,张烨当然。非常受用,但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别人看中他的,无非是他手。中放发贷款的。大权而已。”雨花区人民法院法官。研究室的吴满宏撰文称。

将长商行分别与德隆系的恒信证券、鸿仪。系的泰阳证券紧。紧连在一起的人是彭建平,此人在199。9年下海之前。,与张烨有同在人民银行系统工作的经历。而彭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与张烨是同学”。

据法院判决书,“张烨在担任长商行主管信贷。副行长、行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帮助彭建平采取‘借壳融资’的。方式,以彭建平公司的名。义从该行贷款5.。5亿元。”彭建平。1963年3月20日生,湖南益。阳人,其名下控制的企业包括:长沙海。利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海利房产。”)、湖南融智商贸有限公司、湖南银绅。商贸有限公司、湖南弛宇有限公司等。

2001年。3月的一天,从事证券投资的彭建平找到张烨,表示从某证券公司。拿来存款存入长商行,然后以此为抵押向银行贷款。

表面上看来。,这样的贷款既无风。险,又能增加银行的储蓄额。张。烨对此是来者不拒。

经法院查证,彭建平以湖南银绅商贸有。限公司与湖南弛宇有限公司之名,从长商行芙蓉支行获贷80。0。0万元,在。张烨的运作下,该贷款按季度付息。

又如,泰阳证券先。在长商行白沙支行存入2.5亿元,该支行又。在望城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存入2.2亿元作担保,彭建平借此。从望城方面获贷2.2亿元。

上述贷款由长商行白沙支行行长郦某、长商行副行。长朱某共同证实,并获得张烨本人的认定。

据泰阳证券一位副总裁的供词,彭建平向泰阳证券提供。资金5.2亿元,该公司为其。提供担保,再按同期贷款利率上加1.5。%至2%给予彭建平收益。

法院查证,2002年至2003年,彭建平向恒信证。券提供资金5000万元,该公司为其提供担保,并按年收。益率2.36%给予彭118万元的回报款。

湖南省纪委专案组一。位官员介绍,彭建平从长商。行所获贷款及收益,除流向泰阳、恒信两。家证券公司外,另一渠道就是彭本人在长沙开发的海利花。园。

2002年8月,彭建平注资1000万元成立海。利房产,其第一期投资3.5亿元的海利花园,占地。140亩,计划建成面积20万平方米。

该地块原属长沙石油厂,位于长沙市区,与国防科技大。学仅。一路之隔。20。02年3月。,根据长沙市国企改革的整体部署,原长。沙石油厂。由湖南海利。世纪房地产公司(简称“海利世纪”)兼并。

海利世纪系上市公司湖南海利(600731)的控股子公司。2002年8月,原长。沙石油厂改制进入操作阶段。,。出于国。企兼并的前提,政。府以相对优惠的政策批复改制方案。

责编: